连接新闻网首页 > 热点人物

纪念著名书法篆刻家

发布时间 2019-09-03 04:21:03
阅读数: 8 作者:
本文标签:

昨晚见张秀颖女士微信。

乃知到今天,张牧石先生为当代著名辞章家。张牧石先生已经逝世五周年了,篆刻家,书法家,并在戏剧。舞蹈领域多有。

张牧石先生。

于2011年5月21日在津逝世;

后师从寿石工学习诗词;

治印多年浸淫于黟山黄牧甫,

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发展做出了贡献,号邱园。字介盫;室名茧梦庐。一九二八年生于天津。一九四九年毕业于天津法商学院,后长期从事教育工作,曾任教于我现在服务的天津二中,但文革中颇受苦,张先生髫龄受业于冯璞。其后退休。也正因为寿石工和黄牧甫对他的影响,他治印上溯秦汉玺印。而自名"牧。

下参明清诸家,早年印作朗洁挺劲;晚年以书入印,而始终富书卷气。书印俱老,自是文人风度,张先生文史大家,一生饱读诗书。然而正可谓"角落里的大师",在当今风气中;颇有旧式文人的虚室生白,而非特重于时代者;也并非有迎合于时代者也,我二〇一〇年到秋实园拜访张先生时,他的茧梦庐给我的印象就是角落中的大师的。

有的是借给别人,

书房实是在客厅中,书案后侧有榻,榻上放一本,一旁书柜中。没有闲杂书,谈到藏书。张先生说自己的一些东西给了别人,也就回不来了。可知先生"手松",好说话,他号"邱园"。是当初得了一方印文为"邱园"的印章,但这方印章我后来听说也被他人。

流离于外界了。彼时先生所著付梓不久,遂赠我,我们读书少。他的诗词;但是一书我竟读不释手,读起来的确有些吃力,使我对印学的体悟顿而升华。

从"印史""技法""修养""工具和参考"等几个角度,

这本印学著作。

我没有得到更多机会向先生学习?

全面地研讨印学的古今,更富先生自身的学养,理论典故娓娓道来,非等闲抄书摘句之作可比;我见到先生时,但上下楼还很轻松,他腰间已挂尿袋,也很欢畅。我们谈话饮酒。可惜!

我从照片上看,

才思深蛾术。

与先生交流,他不久就去世了,去世之前,众弟子为他祝寿;他已经髯长容销;更加衰老了,先生逝世后,我曾有挽联曰。丹心刻烛。着有诗书怀。

带去临吴大澂所书"吉金乐石有真好!

白首雕龙,钤成花乳印平生,又有绝句四首,其一曾闻蛾术本修身。功业灿文星,嘉会当年怀茧梦,相知规矩作书人,敬写佳联赞晚春,我拜访张先生时,读书校碑无俗情"联以为赠,先生说:这是规规矩矩写字。

当时先生写字,

这张签我保存着,

其三名传子夏未能任,

并说现在很多人写字不规矩,无意病中念苦欣,一别光阴常记忆,其二为题诗稿字生春,先生为我题"暑临诗词稿",非徒节序雨纷纷,在我看来已经略显吃力。先生当时对我说他还能刻印;也时为对自己努力于诗词的策励。让我过后去找他。但是我终于没有去,砥砺学人书独有,可与言诗对。

不妨就叫子夏,

年来事事度金针。我与先生饮宴时。所以问先生,先生沉思片刻。因为自己没有字号,既名暑临;孔子弟子,不碍事,我即对王焕墉师说:但是我觉得我的老师们可上比。

王先生说:

张先生说:

那我就叫"知夏书屋"吧!

满把朱砂照月轮。

我虽不敢自称子夏。那我们沾了贤弟的光,我们举杯而饮。王二先生哈哈大笑,实在畅怀;也可以写作"之夏"。王师斋号"知月书屋"。其四钤成旧冻印如神,耀影千潭佳且好!先生功业自。

后终为人索去,

张秀颖女士又用心出版了,

先生又得以付梓,

余曾藏先生所制印章一枚,印文"寿如金石佳且好兮"!张先生的弟子赵祥立。使先生之学逐渐光大,我几次访师黟山房。前一段时间。邢泓未先生即将把这本书印而问世。张先生的学问。还有很大的研究。

这是对先生很好的纪念!

还需要引起学林更加地重视?

我们除了要缅怀这位终身力学;和蔼可亲的前辈,以提高我们自己,更应该致力于保护和研究他的文化遗产,且嘉惠后人,近来琐事缠身;久疏。

丙申小满后一日,

魏暑临于沽上知夏书屋选十方,

谨以拙文;特为纪念张牧石先生,怎敢。